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报道 > 详情

按下重启键,电影产业何以解忧

发布时间:2020/7/30 9:44:26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历经178天的沉寂,国内电影院终于重新按下“播放键”。7月16日,国家电影局发布《关于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有序推进电影院恢复开放的通知》(下称《通知》),低风险地区在电影院各项防控措施有效落实到位的前提下,可于7月20日起有序恢复开放营业。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这句歌词成为了无数电影人和观众在这一刻的真实内心写照。7月20日电影院复工首日,全国排名前60的票仓城市中33个城市已有影院排片,猫眼专业版统计数据显示,当日复工影院排映总场次1.2万场,场均上座率7.6%,总票房近350万元。


  “影院终于动起来了,这给今年受新冠疫情影响颇为艰难的电影市场狠狠提了一把劲。但前路并非一片坦途,疫情常态化防控要求给影院经营带来的限制、影片的供给跟进与档期竞争、互联网播映给传统院线带来的冲击,以及停工危机下暴露的电影公司、影院盈利结构单一的短板,都是后续需要一步步攻克的难题。”大地院线董事方斌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电影市场全面复工还需小火慢炖,先攒信心。


  复工是一场硬仗


  与《通知》一起发布的,还有《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电影放映场所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指南》,其主要要求包括单场上座率不得超过30%、每日排片时间减半、单片播放时长不得超过2小时,这些都会在无形中压缩影院的收入空间,提高其运营成本,时长要求对影院选片也有很大限制。


  “复工是一场硬仗,即使这样的场景几个月间在脑海里已经预演了百十来回,但真到迎来复工的时候还是对市场心里没底儿。”首都电影院副总经理于超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各地影院复工流程推进速度不一,影院全面重启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乏很多影院暂且观望市场主动延缓复工,这些都是复工初期可以预估到的正常现象。对于已经开始推进复工的影院而言,最直接的难题有两个:一是如何尽可能地快速回笼现金流,二是如何保障影片供应,拉动观众消费。


  根据中国电影家协会在新冠疫情期间调研发布的《电影院生存状况调研报告》,2020年第一季度全国总票房为22.38亿元,相较2019年同比下降88%。受访的187家影院第一季度平均收入为34.45万元,平均运营成本则为117.9万元。截至5月底,已有47%的影院现金流告急,42%的影院可能面临淘汰。


  “复工初期的精力和资金支出都会比原来更多,而收入可能更少,这是一个要从负数归零的艰难过程。非常欣慰的是,行业主管部门、各地政府部门以及电影制片方等其他行业主体,为影院提供了很多的帮扶措施。”于超介绍,影院复工初期的片源以《流浪地球》《何以为家》《误杀》等大片复映为主。在国家电影局的牵头协商下,大部分影片的版权方都选择了公益放映不分账,票房收入全部归影院所有,影院只需要将票房收入录入专资系统即可;另有一部分影片需要分账,但分账比例会向影院倾斜。新片和国外引进片需要按正常比例分账,但会视情况降低票价。


  在方斌看来,出于票房风险的考量,在影院复工进入稳定期前片方基本不会拿制作成本偏中上的新片试水,所以影院复工初期上映的新片会以中小成本的文艺片、剧情片为主。但如果影院没有具有足够吸引力的影片上映,观众的观影热情就很难被调动起来。“如此看来,以口碑大片复映吸引观众重返影院,是当前对于影院和片方而言最为稳妥的中间选择。影院首先要确保影片供应充足,初期保证‘有片可看’逐渐恢复与观众的联系,再适时放出‘大片惊喜’刺激一波消费。”方斌表示。


  在迪士尼真人大片《花木兰》国内定档落空后(详见本报2020年3月13日9版),多家院线及影院当时已经预估到电影行业的全面复工复产可能会推迟到6月至8月间,院线观影潮的大范围回流则需要更加漫长的等待。“前路不易,行业内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现在好歹是行动起来了。”方斌说道。


  丰富盈利结构


  虽然影院复工适逢暑期档,但由于今年暑期时长不定,暑期档院线窗口期难保不会被压缩,《唐人街探案3》《夺冠》《姜子牙》等自今年春节档撤下的大片,基本都选择了放空暑期档,冲击国庆档或来年春节档。而刚刚复工的影院除了口碑大片复映外,仍需要上映新片向公众释放明确的复工信号。


  影院复工的第一个新影片就是《第一次别离》。7月13日,在柏林、东京国际电影节上连获所在竞赛单元“最佳影片”奖的《第一次的离别》发布国内定档海报,称将在影院复工的第一天上映。这份担当与勇气给予了影院不小的复工信心,很多影院直言“你们敢上,我们就敢排”。无独有偶,《荞麦疯长》《东北往事》等不少具有口碑基础的同体量影片也加入到影院复工后的第一批上映队伍里。


  “近几年来国内类型电影全面开花,在《长江图》《大象席地而坐》《大世界》等影片的铺垫下,越来越多的观众愿意走进影院观看这种中小成本的优秀类型电影。这类影片成本可控,可以通过国际市场上的版权售卖、海外发行或参加国际电影节竞演等多种渠道回收成本,风险小,投资收益率较高,一定会成为资金紧缩背景下市场非常重要的选择之一。”在于超看来,影院复工后的过渡期选择这类影片打起新片头阵是种比较稳妥的做法,而且避开了热门档期的扎堆竞争,也能为这类影片争取到更多的关注。


  “影院重启是一个推倒固有播映秩序,主动引领节奏纠正过去暴露出的影片盈利结构单一、档期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的好机会。”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朱玉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停工停产让影院和片方都意识到了线上线下联动、借助互联网渠道丰富盈利结构的重要性。有《囧妈》《肥龙过江》等成功示范在先,网络播映开始受到越来越多中小体量影片的青睐,这样可以避开院线档期争夺,保证其观众流量与收入。对于院线而言,互联网渠道可以分流帮助其释放档期空间,这样一来院线就可以适当延长优秀影片的窗口期,分散热门档期的竞争压力,让其他档期也有大片可看。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浪潮中,电影行业需要重新思考生存模式,院线与互联网的良性互动则能为电影未来发展开拓更大的生长空间。比如在疫情期间,优酷联动淘票票发起了云观影活动,邀请明星担任云观影活动倡议人,通过快闪活动达成了超过2700万次的曝光量,吸引了25.8万人在线云观影。同时在放映过程中进行电影解说,提示观众一些可能忽略的细节以及进行必要的剧情介绍,观众可以随时通过弹幕发表影评、产生共鸣,整场活动反响不俗。


  “热爱的人还在坚持,办法总比困难多,影院重启总是希望大于失意。”方斌说道,不仅是当即投入复工的首批影院在迎难而上,电影人也从来没有停下创作的脚步,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北京文化等老牌影视公司也在积极谋求生存。盛夏已至,我们距离那个熟悉且繁华的光影世界也不远了。(记者 李杨芳)



(编辑:李星仪)


(中国知识产权报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首页|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